一个离家出走后,做保姆的教授夫人!(下)

一个离家出走后,做保姆的教授夫人!(下)

01

那天张佳老顾家手脚不停地忙碌了一整个下午,晚饭特意烧了个味道重的辣子鸡丁

因为她看中午吃面条时,老顾加了腌菜。

她推断老顾应该喜欢重口味,但是保险起见另外两个素菜和汤她都是秉承少盐少油的原则。

结果她在厨房偷偷观察,老顾似乎每个菜都吃得不少。

看来这人,应该没啥特别忌口的。

老顾吃完晚饭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看新闻联播,张佳不用他吩咐就泡了杯红茶轻轻放在老顾面前的茶几上。

然后垂手说道:“请问您晚饭还满意吗?”

“嗯。”

“那以后我的工作有啥问题,您一定要帮我指出来。”

老顾没说话,点点头算是答复了。

“那您需要吃点水果吗?我下午买了苹果和香蕉。”

“苹果。”

老顾这惜字如金的习惯,早年工作时就有了。

国企当领导的人,最爱说话只说半句。

剩下的半句一是给自己事后留个回旋的余地,二是中国文化博大精深,简单二个字的含义就够让人琢磨半天。

张佳把苹果切成小块,摆在一个透明的小果盘里端了出去。

亮晶晶的果盘,让苹果看上去很有食欲。

她在茶几的侧面慢慢放下就走,很有眼色地没打扰老顾看新闻。

她走路很轻,几乎可以说是没有声音。

这点和老顾去世的那位夫人很像,上一位身材丰满的保姆走起路来嘀嗒嘀嗒的,让老顾听得心烦气躁,

老顾用水果叉挑了一块苹果放进嘴里,很甜。

等他看完电视正准备起身时,张佳端着个小托盘走了过来。

02

上面有杯温水,还有一小碟上放着几个颜色各异大小不同的药丸。

这是小顾中午临走时,把张佳拖到厨房特意交代的。

张佳担心自己记不住,特意拿了张白纸裁成小纸条写好压在每个药瓶或纸盒下面。

她寻思明天找个文具店,买点一次性贴纸。

小顾让她把花销都记下,每周过来看望老爷子时和自己报账,

老顾斜眼看了一眼托盘里的药丸,故意当作没看见。从他还是孩童时就对那些苦哈哈的药丸没有好感,医院的那些大夫就爱瞎起劲折腾。

张佳见老顾装傻充愣,声音温柔说道:“老领导、您吃药的时间到了,您要是不吃回头您儿子可要扣我工资了。”

说完面带微笑,直直盯着老顾也不离去。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老顾也不好意思再绷着张脸,没好气地伸手把药丸抓在手里一股脑儿全送进了嘴巴。

张佳连忙把那杯温水递到老顾手里,眼神里全是赞赏。

老顾那一瞬间差点晃了神,从几何时那逝去的老妻也曾这样看过自己。

老妻,也是位修养性情都极好的女人,

老顾一仰脖子,喝下了半杯水。

张佳看看客厅的钟徐徐说道:“时间不早了,老领导可以休息了。”

“您明天早上想吃啥?”

“随便。”

“您这性格真好,一点都不挑食。”

被张佳这么一说,老顾越发沉默了。

其实他这人没那么难伺候,吃软不吃硬!

前面几个阿姨都把他当成时刻需要照顾的老人,见他不吃药就来回不停地催促,他本来想吃的被人一唠叨就不想吃了。

保姆毕竟是女同志他也不好朝人直接发火,只能挑三拣四找点毛病发泄心中的不满。

03

张佳到了陌生的环境,难免有点睡不踏实。

隔天一大清早天蒙蒙亮就醒了,她轻手轻脚趴在老顾的房门前听听没任何动静。

于是进厨房煮个粥,煮个鸡蛋。

然后又和面做了几个葱油饼,等这一切忙好天色已经大亮了。

晨曦中空旷的房间透着份宁静,老顾也起床了。其实他是被葱油饼的香气给馋了起来,不用张佳招呼就自动自觉坐在了餐桌上。

“老领导早啊!”

“早!”

老顾还是那么惜字如金,可是脸上的神情明显比昨天柔和了不少。

人啊,总归逃不过五脏六腑的勾引。

等到张佳把早饭全端上桌,老顾立马风卷残云般开吃。

张佳笑眯眯地看着吃得狼吞虎咽的男人,也心情大好。这葱油饼是儿子的最爱,可惜在家里她很少有机会大显身手。

自己家那个有点洁癖的教授老公总是满脸嫌弃地说“弄得满屋子的油烟味,衣服上也都是。”

“我一会儿去学校,怎么上课?

想到这张佳定了定神,走进了老顾的卧室收拾。等她把家里的家务大致忙好,看看已经9点多了。

她走到在看报纸的老顾面前说:“我去菜场买菜,您老有什么想吃的。”

“对了,您老要和我一起去菜场逛逛吗?”

“您看今天天气不错,多走走对身体好。”

“我昨天下午在菜场门口看到有卖花草的摊位,我看您阳台那几盆花养得不错。一看您就是养花的高手,要去看看吗?”

一个离家出走后,做保姆的教授夫人!(下)

老顾立马摆手拒绝,张佳也没多说就出了门。

04

随着关门声响起,老顾心里犯起了嘀咕。

他看看窗外的阳光灿烂,其实去走走逛逛也不错。

随着张佳的离开,偌大的房子又静得没有一丝人气。

老顾的心,突然有点空落落的……

他盯着眼前的报纸发呆,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最后他懊恼地把报纸一扔,赌气般进卧室换衣服出了门。

他自己一个人慢慢晃到了街心公园,鸟语花香中三三两两的人群都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

不是几个老太在兴高采烈地聊天,就是几个老头在健身器材那里锻炼,要不就是老夫老妻在公园散步晒太阳。

总之每个人都有伴!

老顾这人当了一辈子领导,有事没事习惯端个架子。即便现在退休了,身上那种“生人勿近”的气场让他走到哪都没有个好人缘。

勉强逛了一圈,没趣的老顾就意兴蹒跚地回了家。倒是有个老头愿意和自己聊天,可是那人没退休前是位普通的工人。

几句话下来,话不投机半句多。

两个人就很有默契地,相忘于人海。

等老顾回到家门口,隔着门都能闻到里面飘出来的排骨汤香味。他忍不住伸长鼻子多闻了几下,等到他开门进去时发现鞋柜上多了一盆造型别致的文竹。

恰到好处的绿色、古朴的花盘,一切都是刚刚好!

心情愉悦的老顾换鞋进门,张佳端着杯水迎接着他。

“您老出去遛弯了吧?外面热,快喝点水吧!”

“中饭一会儿就好,这文竹我看着挺雅致的。和您书桌上的毛笔字很配,就自作主张买回来了。”

“老领导,您看看合适吗?”

“不合适的话,那摊主答应我明天可以去换。”

“您老那字写得真漂亮,如果我没看走眼的话您临得是颜真卿的楷书吧?”

05

老顾略带吃惊地看了看张佳,半响才闷闷地回了句:“蛮好的。”

这时张佳早已飘然进了厨房,老顾偷偷望着她的背影发呆。

张佳今天身上套了件浅蓝色的宽大外套,自己的老妻曾经也很喜欢这个颜色。看着张佳在厨房里忙进忙出的背影,他差点误以为是老妻又回来了。

那顿饭老顾吃得有滋有味,饭后张佳不用他招呼就给他泡好茶,温声软语地嘱咐他客厅里走几步消消食。

老顾竟然也不反驳,很听话地在客厅来回踱着步。

直到一周后,张佳接到了中介公司工作人员的电话。

“张姐,你在那边工作得怎么样啊?”

张佳有点奇怪工作人员说话语调里的客气,因为她刚去面试时那人说话是一板一眼很严肃的。

“还行啊。”

“那就好,你好好做。雇主儿子刚通知我你已经提前通过试用期。这个月的工资就按正常的工资结算,原本说好是6000。”

“但是我看雇主对你那么满意,就说你是我们这里最专业的高端阿姨。工资给你争取到7000,回头人家问起来你千万不要说漏嘴。”

“好的,谢谢。”

张佳挂完电话,心情莫名激动。

也暗想这见风使舵的本事,自己以后要多学学。人不管多大岁数,都要学会与时俱进。

她兴冲冲走到老顾面前说:“刚才中介公司的人跟我打电话了,感谢老领导对我工作的肯定。”

看着张佳的笑脸,老顾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一个离家出走后,做保姆的教授夫人!(下)

06

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家里两个人经过日日夜夜的朝夕相处默契感越来越足。

老顾有时早上也会随张佳一起去菜场,偶尔他练毛笔字时张佳也会发表一下评论。

张佳性格温柔,说话也和气。

有时老顾去公园也会拖着她一起去,因为只要张佳去了来搭话的老人就特别多。

张佳每周会休息一天,她一般会去和儿子吃个饭聊聊天。领到工资第二天,正好是周末她休息。

一大早她就去了美发店,染了个时髦的深棕色。虽然张佳看上去显得年轻,但岁月并不会真正地放过谁。

她的额前已经有了很多散碎的白发,之前她一直想去染发遮盖。可是自己的教授老公得知后讽刺地说:“一把年纪瞎折腾啥啊?”

如今看着镜子里一下年轻了几岁的自己,张佳的心情别提有多美。

她正式委托了律师,把离婚这件事提上日程。

张佳听儿子说:“我爸说你放着好日子不过,早晚有一天要后悔的。”

“随便他去吧,你最近工作如何啊?”

“挺忙的,老是加班。有个客户………”

不知道是不是没了那个家的禁锢,母子俩的心扉一下子被打开了。

儿子越来越喜欢和张佳分享身边的人和事,张佳也变得越来越八卦,总爱打听儿子女朋友的事。

母子俩的天性,好像都释放了出来。

一个离家出走后,做保姆的教授夫人!(下)

06

又这样风平浪静地过了二个月,张佳找到老顾说:“老领导和您商量一件事,我中秋节假期后想请三天假,钱可以在我工资里扣。”

“什么事情啊?”

“我想去看望一下我的妈妈,还有要去见律师办理一下离婚前的手续。”

“离婚?”

“老领导您没问,我也不好意思提。我和我老公正在分居办理离婚手续,还在走流程。”

“那你去吧,路上小心。”

老顾一开始还以为张佳有家庭,因为她主动说起过自己的儿子。

没想到她,竟然正在办理离婚!

老顾的心有点不淡定了,中秋节很快来临。

张佳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就离开了,她打算利用周末的时间先去看望一下自己的妈妈。

自从她的妈妈随退休的哥哥去了另外一个城市生活,她就去探望过一次。

自己的前教授老公说:“你一个人照顾了那么多年,孝道都尽完了。来回一次的车票钱不便宜,老人身体又没啥问题瞎折腾啥啊?”

“何况你走了,家里怎么办啊?”

这边张佳开开心心去见自己阔别已久的妈妈,老顾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

中秋节当天儿子领着媳妇、孙女倒是主动回家看望,一家人和和美美去饭店吃了顿饭。

不知是不是饭店的菜太多油腻,还是老顾的胃已经适应了张佳做得饭菜,反正他食不知味。

饭后一家人也没啥聊得,媳妇、孙女和老顾原本就不亲。再加上他这人素来严肃,儿子一家三口饭后就告辞走了。

满室的寂静,老顾突然有点怀念张佳了。

07

他在心里默默数着张佳的归期,等到张佳风尘仆仆的进门他内心还小小激动了一下。

等张佳安顿好开始处理家里的家务,把这几天的衣服洗刷干净后又拿起扫把扫地。

老顾在一边支支吾吾地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啊?”

“不太顺利。”

“你不是和你前夫分居了吗?”

“他那人脾气不太好、又傲气。”

“那律师怎么说啊?”

“律师说走流程起码要一年多的时间,因为我前夫不配合。不过我也无所谓了,反正现在我人在外边工作。”

“该怎么走流程,就怎么走。”

“你那前夫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老领导,您这是准备转行做妇联的工作啊?”

张佳见素来沉默的老顾突然这么关心自己,明显不太适应。

“没什么,我就随便问问。”

“您要喝茶吗?”

“随便。”

老顾为了保持镇定,板着脸冷冷地说道。

到月底结算工资的时候,老顾竟然没有扣张佳请假那几天的工资。

张佳过意不去,再三推脱。

老顾倒是架势十足,打足了官腔让张佳没了回旋的余地。

最后她勉强收下了,然后主动提出这周末自己不休假。

老顾倒是乐意得很。

08

时间又过了三个多月,老顾变得不再爱领着张佳去逛公园。

因为公园里的那些老头,得知张佳的身份是保姆后就特别喜欢与她搭讪。

甚至那个李老头,还故意接近自己打听张佳的事情。

想到这,老顾就恨的牙痒痒的。

不仅如此,老李头和张佳私下套近乎时还被自己撞见过。

这下彻底不淡定的老顾,终于也寻了个机会问道:“等你和前夫的手续办好了,你还有再婚的打算吗?”

“老领导,您听过一句老话吗?”

“智者不入爱河。”

“我现在虽然是保姆,但每天做三顿饭和一些家务,到点儿我就可以休息。每天有属于我自己的时间和空间,每月有属于我的工资。”

“如果我再婚,就要全天候和以前那样照顾家庭,而且还没有工资,说不定我还要倒贴费用。不但要照顾再婚对象,还可能要照顾再婚对象的子女,要是他的子女再给我脸色看。”

“您说,我又何苦呢?”

“而且保姆这活我想做就做,但是婚姻可就不能那么随意了。”

“而且等我离婚分割完财产,我就准备在这个城市定居下来。到时候以我儿子的名义买个小房子,我再留点养老钱。”

“我再努力多工作几年,多存点钱养老。”

“无论找谁,都免不了一地鸡毛。”

老顾听完心里拔凉拔凉的,张佳好像句句话都在理。

他也不敢再有什么想法,毕竟如今找个合适能干的保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张佳虽然没说话,但对于老顾的那点心事也是隐约明白的。

合同还有一个多月就到期了,她已经和中介公司的工作人员联系过让她帮自己留意好的下家。

年轻时自己嫁给了爱情,余生她是不想再当谁的妻了!

一个离家出走后,做保姆的教授夫人!(下)

朋友们好,我是生活在魔都的70后中年宝妈。谢谢来看我的叨叨念念,图片来源于网络。喜欢请@怡然心绘在上海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endian6.com/102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