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阅读记录,我的书架_阅读记录表格?

编者按:本文是几年前写的,当时为了参加一个网络学习,硬着头皮把自己的过往回顾了一遍。后来网络学习无疾而终,但读书的习惯算是养成了,阅读基本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但就人生来说还远没有学深悟透。今日将此文发出,权当和过去的自己见个面,审视一番。

当终于有勇气和决心写下自己的“阅读史”的时候,我的内心深刻地感受到我已经等待了太长时间,消磨了许多光阴。直到现在一种发自内心的隐忧——再不行动消耗的不仅是自己的生命,而且有可能让女儿的生命也因我的错过而失去更多的东西——促使我迈出这艰难的一步。

我,出生在一个教师家庭——父亲是教师,现在在我们市(县级市)的教育局工作,再有一年就退休了。我也曾在教育战线奋斗过近五年时间(2002年9月-2006年12月),而后到了现在的单位(政府机关)。

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的阅读史,而我的阅读史却只能用荒芜来形容,所以,精神发育曾一度停滞、一度荒废。与其说今天写下的是我的阅读史,不如说是一个没有受到过良好教育但却有“教育情结”的困惑的青年的成长史。

一、求学生涯的荒芜

1982年1月1日我出生于甘肃省酒泉市,这个地方并不如其名字一样是花的海洋,而是属于距县城较远的一个偏僻的乡村,但它是全市有名的状元乡,每年的中考成绩都名列全市前茅。

我出生那年父亲才考上师范在外求学,我和哥哥就和小学还没毕业的母亲相依为命,更准确的说我的幼儿时代是在姨妈家度过的——因妈妈一个人管我们哥俩,还要种地,忙不过来,我就经常的寄宿在姨妈家,所以在参加工作以前我都一直在情感上更亲近于母亲或姨妈,而父亲只是那个爱骂我、打我的令我胆怯的陌生的亲人。

印象中的父亲是极其严厉的,有什么事我都是和母亲沟通,很少在父亲面前表达自己的思想,这也就形成了我寡言少语的性格。但母亲的勤劳、要强却也在潜移默化中融进了我的性格之中。

记忆中有关阅读的事,印象深刻的是小的时候父亲组织我和哥哥玩过成语接龙,母亲领着我和哥哥在农田干活时给我们讲过一些已经模糊了内容的故事,小学里除教科书外就是父亲给我们订阅的作文类的杂志和一些作文书,还有就是在父亲的要求下写过一段时间的日记,照猫画虎或就是每日告诉自己应该怎样应该怎样,但一般情况都只是“应该”却不知道该如何做到。此外,一本书法字帖(这算不算书呢?)让我记忆犹新,在村小夏日宁静的晌午,我会独自一人提前来到教室开始练字,惹来其他同学的羡慕的眼光,从此,别人都说我的字写的好,我就有了信心也更加用心的练字,但是事实是到参加工作了我的字才慢慢的有起色,最多也就是练得多而已,比没练过字的人流畅一些。

小学六年级时,随着父亲工作的调动——父亲从乡中学调到市教育局工作,我们举家搬迁一下子从农村到了县城。告别乡里的伙伴来到了县城小学,同学们只说普通话不说我们家乡的土话,觉得他们很洋气(当时的县城有工业城市的样子,但现在随着资源枯竭和城市搬迁已败落不堪,市政府政也已搬迁),我们的家乡话那叫个土,自卑感油然而生,我的性格也越加的内向和不善言辞。

在整个小学阶段,曾深刻影响我的精神和思维的应该是中国象棋,我和周围几乎所有的会下棋的人交过手,甭管大的小的老的少的,输赢倒无所谓,但从中学会了规则、懂得了敬畏高手、同情弱者,舍车保帅、顾全大局,······那是年少的我应该有的精神状态——不功利的学习某些技能,但随着兴趣爱好不断的沉潜,直到后来发现我已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升入初中后,我也逐步地融入了新的环境。要说别人的精神发育是通过阅读的话,那我的精神发育就是在阅读的荒芜中遭遇了挥洒青春的兴趣爱好——足球。像其他闯入诗歌、文学的孩子一样,在足球的世界里我入迷了。在零用钱并不多的岁月里,我却通过各种办法积攒了好几年的《足球世界》、《足球俱乐部》杂志,有些是自己买的,有些是别人丢弃后我收藏的,每一篇文章我都仔细阅读,每一个球星都如数家珍,96年电视上《足球之夜》开播,我每期必看,看的如痴如醉,初中三年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与足球有关的事情上,若干年后想起那些疯狂的岁月依然觉得不可思议,再也没有如此地投入过一件事情。

因对足球的痴迷,在初三时父亲竟委托老师严管我在学校的行为——不得去操场踢球。那是个叛逆的年岁,管的越严格叛逆的越厉害——我曾谎称感冒请假而去踢足球——学业耽误在所难免。中考成绩出来了,五百多分,算是个中下成绩吧,本可以顺利升入高中,但父亲认为我是贪玩的,不刻苦的,所以他宁可去求人、掏钱帮我联系一个中专预科班也不同意让我继续读高中,其实当时也没有征求我意见的意思,我们也几乎不沟通。他不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但我知道他有他的苦衷和为我的考虑——早日毕业容易就业。从此,在我的心里自卑与自责的种子埋下了——清晰地记得母亲送我去报名,我们比别人多交好几千元,那一年是98年,几千元对于我们家来说是不小的开支。

中专三年可谓过得浑浑噩噩,精神状态极其低迷,对未来好像失去了信心。对自己的定义就是——我不行。学会了喝酒(虽然天生不胜酒力)、抽烟,但骨子里的正直善良让我保住了底线,虽然混世但未出格,虽然成绩差但顺利拿到毕业证书。最悲催的是在校最后一年,为感受自己绿茵场的梦想,顶风违纪跟着几个年轻老师在学校尚未开放的刚刚种植了草坪的球场上踢球,被校领导发现后,因带头的老师不服批评,惹怒了领导,给予老师及我们参与的学生警告处分,那时感到人生的悲催简直到了极致。不过后来,这个处分到期就消失了,未计入档案。中专三年阅读几乎就是空白,几乎没有任何一本书留在自己的记忆中,牵强附会的搜肠刮肚的想来,应该是几本吉他学习书让自己反复的翻阅过——更准确的说是吉他本身的感染力震撼了我的心灵,曾自觉地学习过一小段时间,后无疾而终。

中专毕业后,有一年的实习期——就是等着拿毕业证的时间,可以自己找事做。我在父母的反对下(我从未独自出过远门,父母很担心),经同学介绍为本地的一个药材厂去广州做销售,说是销售其实就是仓库管理员,等着老板把货联系好后发出去,再把生产好的甘草片存在仓库里——说白了就是个看仓库的。那是2001年,我也没想到老板把我领到偌大的广州后,就让我一个人在这里生活,虽然那时电话已经非常方便,但后来想来还是觉得有点无知无畏的架势。我的心中因为自卑还有倔强,始终有一股子证明自己的心思,这种证明主要对象就是父母,特别是父亲,通过什么来证明呢?钱(我深深地感到因为钱是我烦恼的根源,这种认识主要来自于父母对钱的态度)。因为是一个人,寂寞难耐,我就在偌大的广州逛着、看着,偶然有一天逛到了书店,以每天0.2元的价格借阅了一本书,里面讲了史玉柱的故事(那是史玉柱还是一个失败者,还没有东山再起),或许是他的失败契合了我的悲观和厌世,或许是他的经历触碰了我的某个神经,我开始以每天一本的节奏开始有生以来第一次自觉的读书,书名都没印象了,但好多人物故事里,特别是那些商界英雄都有刻苦学习的经历,都有白手起家自我教育的经历,这一下点醒了我,所以我要读书、学习,后来就在几百元的生活费里省吃俭用一些钱来买书,那本拿破仑·希尔的《思考致富圣经》彻底的让我找回来了久违的自信,我按照书中讲得读书、节约时间、说到做到、吃苦耐劳,所以,虽然一个人但却并不孤单,为省下钱借书或买书坚持自己学习做饭、外出能跑到的地方坚决不坐公交,老板交代的事都尽心尽力的办好,而且还坚持锻炼身体,那种自律与励志源自许多人物的人生故事的激励,那段时间我读过史玉柱、胡志标、牟其中、柳传志、郭为、鲁冠球等许多商界传奇的故事,后来看过《人性的弱点》、《羊皮卷全书》、《影响天才的22本著作》、《鲁迅全集》、《玩转时间》、《三重门》,这些书除《思考致富圣经》读过多遍外,其它书读了,但都没有读懂或读完,也没有留下过深刻的印象。

慢慢地有一种强烈的意识——我必须从头开始学习,自我学习,主动学习,未来还是充满希望的。与此同时,我深深地痛惜过去被自己挥霍的青春岁月,悔恨在我人生的转折点上,不曾有一个长者提醒我、鼓励我,准确的说把迷途的我叫醒,包括自己的父母(父母肯定有叫醒我的心,也花费了心血,但多数是徒劳的),回首求学生涯,那讨厌的“成绩”成为心中永远的痛。

在广州,独自一人呆了半年后,我回到了父母身边。在等待毕业证的几个月时间里,我尝试着打工、干苦力(替人搬运货物,粉刷房子),踏踏实实干了一个多月,领取了一部分酬劳,还有少部分至今也未要到(包工头子赖着不给,要了一段时间后就不了了之了)。虽然,我依然一无所有地回来了,但我的精神状态完全不一样,很亢奋,还是抓紧一切的时间读书——有那种抓住什么都读的架势,也时常去书店逛逛,后来想想,这也不过是精神极度饥渴后的饥不择食式的阅读,对未来依然是一片混沌,真正让自己成长的却只是苦逼的现实。

在我的世界里我的生命是缺乏根系的,没有深埋泥土的根靠什么去吸收养分呢?励志的、心灵鸡汤的终归是生命枝头的一些露水而已,转瞬即逝。

二、教师生涯的困惑

2002年7月份,毕业证拿到手后,父亲通过教育局领导把我安排在一个移民小学校去当教师。当时也不懂得其中的来龙去脉,父亲只是简单地和我沟通过,大致意思就是让我认真干,还问过我有没有信心,也没有征求我意见的意思,当然当时的我也没有选择的余地,就这样在我毫无准备也无需准备的情况下,我这样一个曾经的学习差生竟然成为了一名教师,真是命运弄人啊。

忘不了初次站上讲台的不知所措,难忘初次汇报教学得毫无底气和一塌糊涂,但不知怎的我的心中始终有一种自信——我能把学生教育好。或许是对曾经老师们的失望、或许是对落后或失去信心的学生的一种感同身受,虽然我讲课毫无理论功底,完全是照猫画虎,凭记忆中老师的样子和听其他老师的课现学现卖,但我已经深深的感受到了读书(课外书)对孩子们的重要性。恰巧在我进入学校时父亲给了我两本魏书生老师的书,记得是上下两册,因为自己在教学上的无知和欠缺,我生怕站不住脚被别人看笑,所以就照着魏书生老师写的那样,班级管理、作文训练等实战技巧我通通学着用在自己的班上,虽然总达不到理想的效果,但终于从教第一学期的成绩下来后得到了校领导的认可,这也是人生第一次感到教师的不易,学生考试时的忐忑不亚于当学生时的那种恐慌。

尽管如此,一学期下来我还是属于编制外的人员,当时要办一个增人卡,教育局的领导通过报告,向市长争取到100名教师的名额,市长同意后由人社局具体办理增人事宜,因我是非师范类的中专毕业生,所以人社局的领导点不点头也至关重要。寒假里,父亲托关系要去拜见一下这位领导,那晚我和父亲一起去的,在那位领导家门上敲了很多次的门,眼看着有灯亮就是不见人开门,记不得后来是怎么进去的,我们把礼物送下了,领导笑容可掬,我们也放下了心。就在这次送礼的路途中,父亲不慎滑倒在了一块冰滩上,虽没有大碍,但我却心生愧疚——倘若我要学习好点,考个好学校也不至于如此。这样的交易从一开始就伴随着我。

我讨厌这样的交易,但有时候想想不如此你又哪来的工作呢?(我相信工作总会有的,但别人都在行动——走捷径的时候,你却要等待?特别是父母怎么会忍受儿子比别人慢呢?正如父母不惜揠苗助长式的强迫孩子学习,殊不知孩子已经厌学了。)不管怎么站到讲台上的,面对教室里面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我无法懈怠,无法看着他们如我般“学没学好,玩没玩好”的度过自己本应快乐的时光,我对每一个学生都一视同仁,特别是学困生反而更加的照顾——我常想这是不是因为我也曾是差生才能真诚的发自内心给予他们同情。就当时的教学要求来说,随着我与学生的熟悉,并从情感上取得了信任,在教学上兢兢业业的教语文教数学(包班制,小学三年级),领导和家长都盯着的、也是最有发言权的学习成绩在一个较好的水平上稳定了下来。2003年开始我连续几年征订了《教师之友》杂志,直到它成为教育科学研究之类。或许是缘分吧,正是那时候认识了李镇西窦桂梅干国祥、更深化了魏书生,后来有一期反思魏书生那一代的系列文章,更是让我在村小的晚上,联系着自己的教育教学产生了许久的震撼。也是从这本杂志里知道了苏霍姆林斯基,遗憾的是现在才开始读。还是这本杂志让我学习了反思精神,记得有一句“反思,刮骨的痛”,记忆深刻,我在学生的作业上、周记上和他们交流,我拿着一个笔记本记下学生的表现,记下自己的想法,慢慢的反而觉得一干一个学期才能松口气的教学工作有了生气。我教孩子们踢球、打篮球、乒乓球,和他们一起野炊,反正人缘是赚足了,我的话学生爱听。那是一段意气风发的岁月。

后来,记得还订阅了《青年文摘》、《读者》、《青年书法》,还有几份报纸,时不时买几本《商界》,以及在学校图书室翻阅一些人物传记、英雄故事,也曾和学生们一起读过一些书,其中好像有《草房子》但记不清楚了。那时候,真的是想读,真心觉得自己读得太少,想补课,但有时又不得不随波逐流,不能自已,日常生活里麻将、闲聊、电视充斥了大部分闲暇,就是让自己坐下来读真正的名著——大部头的书,自己也是坐不住的(我知道自己错过了那个最浪漫的读书期),尽管如此我竟然都比其他老教师显得更有“文化”,而比正儿八经的师范生更有“技巧”(这个村小共有7位老师,2个年长些,其他4个年轻人有幼师、有体校生、只有一个师范生,这个师范生太过功利,就像他曾经重视考试一样,他的眼里只有成绩,只有优等生,还有一股子傲气,这些让我很不屑),这是学生们的评价。

随着我对自己的反思的深入,纵观自己所处的环境,自身各类知识的缺乏和实际生活里的困难,加上教育行业中存在的问题之多,让年轻的心时常有一种煎熬。我面临的问题主要包括:一是自身的问题。我是一个负责的人,要让我一直干下去我相信可以在同区域的教室里站稳脚,并且不辜负孩子们。但我同时是一个失去自我的人,我的工作是父母给的,我的心中最大的愿望是让父母不再为我受累,以我为荣——最直接的就是有钱——完全独立于这个社会。而要问我真正的理想,至今我都说不清楚。二是环境的。教育行业的行政化程度已经达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一个村小的校长不在教学上下功夫,而是拿着学校的钱正大光明的贿赂上级领导,同时挖空心思的中饱私囊,而我向他提出给教师们买些墨水都被否决了。

遇到这样的校长是我的不幸,但当大家都挤破头向政府机关单位涌进的时候,大家不以谁认真工作、勤奋学习为推崇,大家以谁懂得官场的潜规则,谁会来事,谁通过关系成了科级干部为目标,这里的“大家”,有身边的家人、长辈、朋友,几乎每一个生存在这个社会的人都已经让这种官场的腐朽文化渗透了——官本位文化,世俗的价值取向,纵观这些后校长的言行也就不足为奇了。你把心思花费在学生的全方位发展上,来不及别人急功近利地让学生考一个好成绩;你费尽周折打造了良好的班风,可以在下学期因工作需要被别人接手,然后给你“委以重任”交给你另一个班再重新开始;你的努力得到学生家长的认可时,你以为这就是最高的肯定,但“优秀教师”的称呼与你无缘。这一切的一切都不算什么,让人心灰意冷的是你的努力真的只是你的努力,学生们或许会因此受益,但当把他们交到别人手里时你发现孩子们很快会被改变,这是你根本不能左右的,反观你自己呢?一个村小给你的就是赖以生存的工资,你的致富的愿望难以实现,你让父母放心的心思得不到安放,你的前途好像一片茫然。

曾经激励自己勇往直前的财富英雄们的故事,慢慢地在脑海里退却了光华,取而代之的是你生活在一个烦躁的环境里,抱怨、潜规则、阴暗面、不公不平,随处可见“社会的丑恶”的残酷现实,你的精神不可能被几个单薄的英雄故事支撑起来。

时间在纠结中一晃而过,2006年,眼看到了谈婚论嫁,买房娶妻的年龄,父母又开始着急了,我也急了——教育生活的枯燥与充实让我的交际圈很小,没机会接触更多的同龄异性。

2006年1月25日,在彷徨中我上教育在线论坛,发表了一个帖子:教育,我拿什么爱你?

全文如下:

在我短短的三年工作过程中,我一直在思索,我爱我的教育事业吗?我配做一名教师吗?当我面对学生的时候我能坦然地告诉他们如何学习、如何做人、如何······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源于我不是一个师范生,可偏偏干上了教育,我没想过我会做一名教师,却不得不去教学,因为现在的就业压力很大,有碗饭吃就很不错了。在这样阴差阳错中我走向了讲坛,并且发誓绝不误人子弟,我虚心学习,努力工作,教学成绩还是挺不错的。两年之后,我已经可以完全适应学校的各项工作,游刃有余。在这个过程中我与我的学生相处得非常融洽,我也体会到了教育中的苦与乐,但我以高度的责任感,将困难抛至脑后,继续着我的不误人子弟的誓言。

时光匆匆而过,我进入第三学年的工作之中,学校领导让我干较多的兼职工作,开始我觉得服从领导无可厚非,更加辛苦但绝对充实的度过了一段时间,可是慢慢的我却发现领导自身存在很多不足,比如不按时上班却经常批评别的教师迟到,听不得半点的反对意见,并且打击报复,经常告诉大家要为教育事业努力奋斗,自己却将学校的财产能拿的拿能占的占,而别的教师呢,就是将工作视为混饭吃的,不与世争,也不屑学习,大多数的人关注的是工资什么时候涨,哪天能少干点就少干一点,充斥生活的除了工作,便是麻将、电视、应酬,好多人不认识李镇西、窦桂梅,还有一部分人以当官论英雄,谁被政府机关提拔任用才是本事,谁要谈点自己的理想那是绝对的不成熟。可以这样说,教育一线没有真正的奉献者,谁都耐不住寂寞,因为一个年轻人如果长期待在学校,不仅不被看好,甚至连对象都很难找,这是何等的悲哀?

环境造就人,而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不能静下心来,我的意志在一天一天被消耗,我无法坦然面对学生每天恭恭敬敬喊我的那声"老师",我仿佛生存在夹缝中,一边是现实的浮躁,一边是内心的矛盾,我清醒的知道有一天我离开了教育,我会问心有愧,我想用我的行动诠释我的教育理想,可是我要孝敬父母,我要结婚生子,我需要富有,至少现在我没有足够的勇气与决心放弃私欲,我没有那么崇高,可我想崇高。

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差距让我始料未及,我在矛盾中艰难地徘徊着,我找不到在我所处的教育环境中,让我坚定下来的理由,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我们的教育事业是有希望的,尽管问题多多,可我坚信这一点,因为我爱我的事业,尽管我不知如何去爱,但有人已经爱得轰轰烈烈,也许您就是其中一位······

期待您的指导······

等待别人指导的后果就是自己随波逐流,终将抵不住世俗的压力,还是当个“识时务者”吧!于是我和父亲达成一致的想法,再次走上托关系办事的道路,别人去送礼都觉得不好意思,但我却不——我觉得好像就是一种交易,我并不比任何一个人低一等,我也不会像有的人一边送着礼一边又骂收礼的人——我认为这是一个愿打愿挨的事,公平交易,只要事情办了就行。更重要的是我得让父亲感觉到我不怕这个,因为这种事对父亲来说是很伤自尊的事——他总是说他自己太老实,不爱表达,他就吃的这个亏,所以现在老求人办事。我们找了一个老爸曾经的同事,现已成为政府部门的领导,颇费了些周折,但最终事情算是办成了,就是我现在的单位——这一晃又是第九个年头了,我在机关这么长时间未被提拨,充分说明骨子里我们是适应不了官场里的这些规则的。

三、机关生活的蹉跎

我像逃兵一样,从教育战线逃到了机关单位。在别人看来也许我是幸运的,但在我的内心深处是快乐不起来的。我知道这样随大流式的选择,不会对我的成长带来根本上的好处。果不其然,一年之内机关上的工作基本上就适应了,觉得特轻松,工作是一件一件的,干完了手头的工作就可以马上休息,不去考虑下一步,下一步也不由你掌控,和教学的工作量比少了很多,心理压力也小。除过工资之外,有时还有点灰色收入。当然也有极不适应的地方,酒局就是我的软肋,我天生喝不成酒,喝一杯就上头,脸红的吓人,三五杯下肚就指不定在啥时候呕吐,再要么就坐在椅子上睡着了,这样以来,一遇到接待就发愁,就是下了往死里喝的决心也喝不了多少,更学不会人家在酒桌上一套一套的祝酒词

时间长了,领导也知道底细了,评价是工作很努力,喝酒需锻炼。在新的单位过的算是顺心,工作压力小,得到认可多(后来才知道,大家之所以说你干的好是为了让你干多些,他们的理想境界是拿工资不干活,评优树模提拔时走后门),正是这样的日子让人反而缺少了对人生的思考。我们这种没有过硬的背景,靠踏踏实实换取工资的人,干得活多,又不可能得到提拨实属正常。有时候想想即便是被提拔了,看看我们的领导们不过是做做比他更大领导的传声筒,把工作任务传达给我们,然后颐指气使的指挥我们,再卑躬屈膝的向上面汇报,一来二去工作完成了,时间过去了,我们到底从中得到了什么?好多好多的工作为了传达而传达,为了落实而落实,意义何在?估计很少有人能明了,又或者根本就没有意义。反正,我的感受是打着“为人民服务”的口号换取些能够过活的工资便是这份工作的全部意义。

时而沮丧,时而抱怨,时而颓废,时而被逼着干点活,但凡有可以占点小便宜的时候便卯足了劲把这便宜占了,这时好像有点小虚荣被满足了,心情也就畅快那么几天。可以说,所有的一切只围绕着名利和物质,与精神方面根本不沾边。

读书的事自然不那么频繁了,工作之余,看些《读者》、《青年文摘》、《家庭》、《杂文选刊》等杂志,看过一些官场小说,但没啥印象了。

直到2009年,我关注的新教育办网师了,跟随者网师的脚步,我尝试着读网师介绍的书,网师周六版和周日沉思几乎没有间断过,现在还有周六版的合订本(我自己打印装订的)。跟随着网师读过《苏菲的世界》、《非理性的人》、《小王子》、《草房子》、《构筑合宜的大脑》、《我的教育理想》、《我的阅读观》,在网上逐篇下载干国祥老师的论语解读,还在网上看过《如何阅读一本书》、《第56好教师的奇迹》、《朗读手册》、《沉思录》、钱理群的《我的精神自传》、季羡林的《谈人生》、《我的人生感悟》,还有《童话人格》、《俞敏洪传奇》、《你幸福了吗》、《看见》等,应该还有些吧,反正这些有的读完了,有的半途而废了,大部分都没有印象了。

那时我想过加入网师,但几经掂量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主要原因还是自己觉得一个混迹政府机关的人与网师的气质不搭,没有教学的实践根本不可能完成学习任务,亦或者根本就是怕被网师打击后,连读书的勇气和默默关注教育的那份心境也被打乱了——总之,那时我是不坚定的,和读过的书一样——知道应该读,但终归是浪费了太多的光阴,读书与我是一件应该的事而非自然而然的生活。

四、为人父母的紧迫

2011年,在父母百般阻挠的情况下(因为她是和我在教学时在乡村认识的民办教师,学历和我一样,我们曾经都是差生,只不过我到了体制内,她在体制外),我和老婆结婚了,婚后我们的日子并非预计的顺利。家长里短、油盐酱醋,吵过、闹过还打过架,因老婆不是正式在编人员,我们还贷款开过店,但大气候使然赔了。要说这样的婚后生活应该用惨淡来形容,但核心的一点是生活里的起起落落,悲悲喜喜中女儿的存在让这一切都不再成为问题——我的孩子于12年出生。一个男人,当他成为或失去父亲时,便是他重要的成长节点。

我感慨过,工作多年了没给父亲买过好的烟酒,却在父亲的支持下狠下心捡贵的给别人送。做儿子这一点上我觉得我是失败的,当然我的失败里肯定夹杂着父亲作为父亲的失败,这是我做了爸爸后想明白的事。现在回过头来我完全可以理解父亲给予我的爱。女儿一天天的长大,天天喊着“爸爸!爸爸!”,我时常在想我该怎样才能让她健康成长,身体的和精神的平衡和谐,我想我不能再让她重蹈我和父亲的覆辙——父亲给予我的爱是深沉厚重的,但它换来的却不是我的精神的丰硕和人格的独立。

我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那天看以前的读书笔记中,记载了读李泽厚《论语今读》里的话:“人伦即政治”。我们有太多机关干部、领导干部,天天讲政治、讲小康、讲幸福生活,但反观自己呢,早已失去了目标追求,削尖了脑袋依附权力、拉弄关系,一边痛恨着腐败,当能腐败上的时候又绝不推脱,也可以这样说能否腐败上是一种是否拥有权力和地位的象征,许多的父母托关系费心思,倾其所有的走后门,实质上就是为了把孩子送上一条“行贿”的道路上(“行贿”的道路是投机取巧式的,通过见不得人的手段获得不正当的利益,容易形成不劳而获的价值取向,人格异化,易形成双面人生),目标就是为了将来能够让孩子有一个受贿平台(只有有权力能腐败了,才能富有,钱是大家永远绕不开的话题,有钱就幸福这是我们的价值观),这是多么的悲哀啊!

更悲哀的还在后面,那就是像我一样看清了这些依然没有勇气或者本事跳出这条道路,只为了那每月固定的几千元收入以维持生计,更何况扔掉“铁饭碗”后的茫茫未知且不说自己如何,父母是万万承受不了的。

我们总是将自己的懦弱归咎于他因,比如像父母承受不了、家人不支持等等冠冕堂皇的原因使我们固步自封又不能自救。

我们局限在这个“框框”里不能自拔,就像曾经在学生时代厌倦了成绩但不得不痛苦的熬着——因为大家都是这样子活着的。

多少人在这样的矛盾中“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着。每当我看着我可爱的孩子时,想想她天使般的容颜,看着我一天天老去的父母,想想他们期待的眼神。我都会问自己:胸中满满的爱,到底该以怎样的方式来表达?

我告诉自己决不能再让自己走在“行贿”的道路上,因为我知道我所走的道路必将使孩子受到影响,我现在走的道路是很多父母认为的一条不错的道路,但我知道父母的愿望绝不是让自己的孩子走上一条不归路——你可以看清道路的黑暗,但要明白既然是道那么必有其存在的价值和通往光明的路径。

于是,随着岁月的流逝,虽然读书不多但也能从为数不多的读过的书中和流逝的岁月里深刻的感受到:不从改变自身做起,心中的抱怨将永远无休无止,将来不仅自己悔恨,而且也会辱没作为父亲的光荣使命。我必须走向自我教育的道路,哪怕每天都进步一点点也会让女儿多受到一些正能量的影响,我必须和她一起学习、进步、成长,我的努力就是对她最好的教育,而我的懈怠和颓废将是对她的爱的亵渎。让什么科级、处级,权力、利益见鬼去吧,我只认真的做好本职工作(稍微用一点点心,花一小部分时间就可以做到很好),领取我应得的酬劳,让花在妻女身上的每一分钱都干干净净,正正当当。

我当然想给予家人和自己更好的物质条件,但我知道没有丰富的精神世界,没有孩子身心的健康发展,一切的一切都是扯淡。目前,虽然还有贷款要还,我和老婆的工资也不多(一个月差不多5000元),经济的压力不可谓不大,但这真的不影响我去追求更高尚的生活。

我相信物质的压力会随着精神力量的强大迎刃而解,就算永远也挣不到很多钱,至少也会有一个正确的态度对待金钱。

我看到太多的父母捧着一颗炽热的心,却因不懂得教育的真谛而逼着孩子、逼着自己过着为分数、为大学、为就业而痛苦的生活。这或许也是我决心加入网师的另一个原因——我虽不是教师,但我是家长,我要学习做一个合格的家长。

这些年从学校到机关,从单身到有家有孩子,从《教师之友》到教育在线、新教育,再到网师,而后就是干国祥、魏智渊,感同身受过江子校长的遭遇,对南明教育充满期待。我的读书生活其实是和教育息息相关的,我的心中是有教育情结的,我曾感受过那种因自己真诚的付出而使孩子成长的成就感和使命感,那种感觉甚至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知道单就“阅读史”的话是累赘了些,但就我的成长史、精神发育史来说,这些个感受都是发自内心的。时常我还有一种思绪和隐忧,即使我追随网师、追随干老师、魏老师的全人之美教育,那我的孩子上幼儿园。上小学呢?老师们是不懂这些的,我们这的教育改革在轰轰烈烈的追随了几年“杜郎口”后,伴随着教育局长的更换而不了了之了。

我多么希望南明教育能来到我的身边,个体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教育不是一个人战斗就能胜利的事,它需要学校、需要氛围,需要一块好的土壤。

或许我的想法过于杞人忧天,不切实际,但我希望女儿受到好的教育的心情是急切的、真诚的。这种力量足以鼓舞我走上自我教育的道路。这首先是作为我自己的需要,也是我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的需要。

我将竭尽所能做一个啃读者,争做一个真正的精神自由的人,一个称职的父亲。

我深信,教育是可以改变一切的。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endian6.com/13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