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在家创业做什么好呢,男生在家创业做什么好呢知乎

落魄中年男人们的家政创业记

那年18踌躇满志:张总南下打工已经两年,作为东莞长安资深打工人兼拉长,阅厂无数,过年时张总声情并茂的跟小王和我讲述着学校外面的花花世界。那里的老板讲话好听又礼貌,那里的厂妹年轻又漂亮,那里的猪脚饭味美还便宜……;小张前往省城交通职业技术学校深造汽车运用与维修技术,汽车行业正在国内各个城市迅速发展;而我收拾行囊去往前途未知的北碚天生路老师和农民专业培训中心–西南大学……

那年桃花盛开:张总已经成为珠三角各厂劳务终结者和提桶跑路人,在广州嘉禾望岗开过花小猪,在深圳宝安当过保安,在大润发杀过鱼,最后成为了黄袍加身,餐餐大鱼大肉相伴的算法困局里的棋子,张总成了老张;小王放弃了汽车专业成为了火热的房产经纪人,并很快崭露头角成为公司销冠,依靠个人努力、市场行情和信息不对称等在成华大道尽头的二仙桥开了属于自己的房产中介门店,小王摇身一变成了王总;而嘉陵江畔的我也一路从青葱走到世界五百强的人均主管,发际线不断往后退也成了中年大叔,光鲜之外只是成千上万枚毫不起眼的维系组织运转的小螺丝钉,整日湮没在浩如烟海的各类会议、PPT、表格、方案、审核之中……但我们依然坚信未来美好。

又一年清明:不善言辞的老张提起前几个月的收入笑的很灿烂,但是某次逆行被撞后已经躺老家几个月了,现在家里也不支持他再去风雨穿行,只希望他找个安稳事情做,以免老婆孩子天天操心;武汉疫情下的房产门店,租金员工工资保险房价市场信心哪样他想起都头大,王总的脸没有灿烂只剩烂了,怎么说呢,反正最后王总也成老王了;企业的日子更难过了,内卷日益严重,我似乎有些理解了老张当年劳务终结和提桶跑路,或许不只是任性妄为,也许也有效益不好和公司刻意为之,或许还有些许无奈……那天喝酒我们莫名聊了很久的家政。

当年腊月:再次聚首,老张早已花三千学了家电清洗和软装清洗,买了机器,还咬牙斥巨资1万参加家政营销培训课程,但是开始在浦东却没接到多少订单,有时候技术也不熟练,磕磕碰碰中一路向前,没亏本也没怎么挣钱,赶不到以前跑外卖,他想去成都再试试运气,老张换成了张师傅……;老王站得高看得远,选择了12万8加盟,前前后后找门面,租宿舍,上平台,招聘人员,配机器药水,发工作服,定制度,写文化,培训员工等等,只待订单上门了……经过大半年的厚积薄发、励精图治和艰苦卓绝的奋斗,最后总部派来的加盟管理人员成功的换了辆新的凯迪拉克,而老张自己负债也积累到了18万,老王快成老赖了;我继续在职场兢兢业业帮助公司扭转战局,削减人员成本和预算,提升人员管理能效,尽管同事们都抱怨很大,说人事部今年干的都不是人事,但是好在取得了非常良好的效果,终于帮助一起保住了重庆分公司的业绩,讽刺的是做人事岗位的自己年底却也等来了一纸裁员通知。

老张和老王邀请我全职加入家政行业,虽然此前多次帮老王老张出谋划策,但我并不太喜欢这个行业,家政既没有汽车行业那么严谨,也没有办公室白领那么体面,最重要的是来钱并不快也不多……最后还是贫穷改变了我的想法,当时已经没有其他退路了,各行业都在裁员,人到中年性价比也不高狗都嫌弃,于是阴差阳错中进入了家政行业……

阔别多年的3个小伙伴再次聚首共谋大事,各自不同的价值观、视角、人生阅历和现在落魄的窘境让家政之路注定不会一帆风顺……老张贴近客户,贴近现场师傅阿姨,他认为找到优质阿姨师傅是公司目前首要解决问题,依靠口碑发酵完全不用担心客户,在其他环节投入完全是不务正业,灾荒年月也饿不死手艺人;老王身经百战,公司引进资本投资是关键,新的资金进入继续加大各平台推广投放,逐步优化各个环节,阿姨师傅不是不重要要放后面一点,根据市场反馈,只要资金足够总能熬到模式跑通那天;那天争论到晚上11点,我跟他们想法都不一样,我认为现目前首要任务是先把晚饭吃了,都快饿死了……

经过新投资合伙人加入,股权变更,决策流程梳理,退出机制明确,营销推广费用追加,阿姨招聘培训,标准化建设,服务质量管控,全员绩效考核,内部持续优化迭代等等一系列操作,公司慢慢走上正规,公司5个美团店铺在所在商圈均排进前三,58同城投入产出比一度达到1:3,会员客户数量一路飙升,全平台好评率维持在92%……但是,问题也开始慢慢凸显出来:老王整日醉心于现场细枝末节问题,不愿意放权现场基层管理者,把现场师傅阿姨管得太死,完全没有创造活力,也不愿意抽身出来参与中高层管理;老张一直关注疫情全国解封后地产行业的复苏情况,家政似乎也只是他权宜之计,他只关心每月现金和利润数字,几乎不为长远谋划和投资;公司的日常运营几乎全在我身;此时,投资人提出公司需要继续扩张,首站选在西部另一个兄弟城市–重庆,公司需要有人出来打天下,当然这种苦活累活大家一致推举,非我莫属。

重庆的市场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好打,家政行业竞争同样内卷严重,客单价更低,对价格更加敏感,商业环境也一般,重庆公司一直处于亏损中,业务不见起色,服务质量波动大,人员队伍也不稳定,仿佛还看不到未来方向。却不想,重庆扩张的时候老巢被偷了,老张和老王的粗放经营让公司每况愈下,成都公司首次遭遇巨大亏损,我们相互指责,内部经营理念爆发激烈矛盾,合伙人之间再次大吵甚至大打出手……一周深思熟虑后,我们效仿三家分晋,解散了公司,吃了顿散伙饭,老张留下了成都公司,老王选择了现金退出,我只要了襁褓中的重庆公司。

那次最后我们都说好还是朋友,只是后来我们喝酒再也不喊对方了……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endian6.com/6145.html